和科技巨头拼硬件不明智 阿迪耐克不趟可穿戴硬件这滩水了

【电工电气网】讯  阿迪达斯放弃硬件生产的事实已经客观发生了一段时间了,在之前的外媒报道中,该公司副总裁Stacey
Burr就明确表示:“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大家将不会看到阿迪达斯推出新款手表。”  2013年,为与耐克的FuelBand一争高下,阿迪达斯发布了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miCoach
SMART
RUN可穿戴手表,售价399美元,高于彼时FuelBand的250美元,阿迪的这款手表不依赖与其他智能手机的连接,带有GPS,和心跳速率传感器,可以跟踪用户的运动表现,同时通过屏幕、震动或者蓝牙等方式反馈心率和训练指导。但这款miCoach
Smart
Run智能手表销量不佳。  2015年阿迪以2.2亿欧元的代价将健身应用开发商Runtastic收入囊中,期待后者能盘活miCoach的系列可穿戴设备和服务,同年,阿迪推出售价199元的miCoach
Fit
Smart的手环,可作为心率监测仪与Runtastic配合使用,奈何这成为了阿迪达斯以miCoach为品牌所推出的系列健身追踪设备的最后一款产品。  阿迪达斯表示,未来将转而专注于软件的开发运营,他们同时也在削减旗下应用软件的数量,未来的重点将放在Adidas
App和上面提到的Runtastic
App上。今年年初,阿迪就发布邮件希望miCoach用户将运动数据向Runtastic转移,阿迪表示,2018年12月31号之后将不再支持所有的miCoach服务,提醒用户将训练数据从miCoach转移到Runtastic,数据转移到Runtastic后即可成为无限时的免费高级会员。服务截止日期后miCoach上的用户数据将被删除。  阿迪达斯如今的选择,或多或少是步了耐克2014年砍掉Fuelband团队的后尘,推测原因也相差无几——要与巨头比拼非主营业务的研发,实在耗费精力,效率不高。  在转向与苹果合作推出手表之前,耐克曾在自己研发的Fuelband上取得过巨大的成功,而Fuelband当年火热的最大贡献就是将Nike+社区激活了,社区用户激增。  与此同时,当越来越多的硬件厂商进入可穿戴市场,耐克意识到,作为一家运动装备生产公司,与硬件巨头拼硬件研发太过奢侈。CEO
Mark
Parker曾直接表达过,耐克“不想与世界最顶尖的科技公司竞争”,对于他们来说,能用来收集数据和信息以售出更多的鞋子和服饰的Nike+软件才是自己的重心,这些数据是否是通过自己生产的设备收集的则并不是那么重要。他们似乎从未指望靠销售Fuelband赚钱,因此直到Fuelband被砍掉,耐克都未披露过Fuelband的销售数据。  这之后耐克将重点放回软件,并推出Nike+
Fuel
Lab,开放Nike+的API,让合作伙伴进入这个系统,由他们的产品。  如今,与耐克一样,阿迪达斯也并非是要完全从硬件领域消失—阿迪计划在2018年的某个时候与Fitbit合作推出一款阿迪达斯版的Ionic智能手表。

曾几何时,可穿戴设备火爆到天际,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刚兴起时出现了像Fitbit、Jawbone这样的创业公司,同时老牌运动厂商也纷纷涉足这一领域,其中我们熟知的就是耐克和阿迪达斯。

1

巨头也不玩了

但是目前可穿戴市场呈现出低迷的态势。先有智能手环鼻祖Jawbone破产倒闭,接着行业大佬Pebble资不抵债,卖身离场。不仅创业公司玩不下去,可穿戴这滩水巨头也不趟了。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1

近日《波特兰商业期刊》发布一篇报道称,阿迪达斯宣布未来将不再生产制造可穿戴健身硬件设备,该公司正在关闭硬件部门,但目前尚不清楚此举导致裁员的规模。3年前,发生在对手耐克身上的故事,如今正在阿迪达斯身上上演。

2013年,为与耐克的FuelBand一争高下,阿迪达斯发布了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miCoach可穿戴手表,售价399美元,高于彼时FuelBand的250美元,但这款智能手表销量不佳。

2015年阿迪以2.2亿欧元的代价将健身应用开发商Runtastic收入囊中,期待后者能盘活miCoach的系列可穿戴设备和服务,同年,阿迪推出售价199元的miCoach
Fit Smart的手环,可作为心率监测仪与 Runtastic
配合使用,奈何这成为了阿迪达斯以miCoach为品牌所推出的系列健身追踪设备的最后一款产品。

阿迪达斯表示,未来将转而专注于软件的开发运营,他们同时也在削减旗下应用软件的数量,未来的重点将放在
Adidas App 和上面提到的Runtastic App
上。今年年初,阿迪表示,2018年12月31号之后将不再支持所有的miCoach服务。

阿迪达斯如今的选择,或多或少是耐克2014年砍掉Fuelband团队经历的重复,推测原因也相差无几——要与巨头比拼非主营业务的研发,实在耗费精力,效率不高。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2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当越来越多的硬件厂商进入可穿戴市场时,耐克先意识到,作为一家运动装备生产公司,与硬件巨头拼硬件研发太过奢侈,CEO
Mark Parker 曾直接表达过,耐克
“不想与世界最顶尖的科技公司竞争”,对于他们来说,能用来收集数据和信息以售出更多的鞋子和服饰的Nike+软件才是自己的重心,这些数据是否是通过自己生产的设备收集的则并不是那么重要。

这之后耐克将重点放回软件,并推出Nike+ Fuel
Lab,开放Nike+的API,让合作伙伴进入这个系统,用他们的产品。如今,与耐克一样,阿迪达斯也并非是要完全从硬件领域消失——阿迪已经宣布,计划在2018年的某个时候与Fitbit合作推出一款阿迪达斯版的Ionic智能手表。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3

2

智能手表逆势上扬

近日,IDC发布报告称,今年全球可穿戴设备整体出货量预计为1.132亿部,相比2016年1.024亿部的总出货量有所提升。而2021年这一数据将达到2.223亿部,年复合增长率为18.4%。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4

当前,最受欢迎的可穿戴设备仍是一些基础型智能手环,如小米手环和Fitbit
Charge等。但IDC指出,未来四年这类产品将保持较低的一位数涨幅,年复合增长率仅有1.5%。相比之下,智能手表(含(基础型和全功能型)强势增长,有望从今年的6150万部增长到2021年的1.495亿部,并成为未来主流。

IDC在分析智能手表增长原因的时,给出的理由是得益于更多厂商和更多功能(如蜂窝网络)的加入,另一个理由是儿童手表的过渡,并重点提及这一现象很大程度上归于中国。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5

12月初,IDC发布了今年第三季度的智能手表出货量统计数据。其中一家名为Continental
Wireless的公司,以50万块的出货量上榜。这家在当季占据市场份额7.2%的企业,正是深圳一家生产儿童智能表的厂商。2016年,儿童智能手表出货量为3000万,有业者预计今年出货量将达到5000万,可见这个细分市场正在迅速崛起。

值得注意的是,儿童智能手表有9成以上产自深圳,但品牌厂商的市场份额仅占20%。相比小天才、阿巴町、360、糖猫等品牌800元左右的售价,白牌厂商儿童手表的特点是低端、便宜,大多采用2G制式的
MT6261
主控芯片,功能极其简单,售价低至30多元,援引国际电子商情数据,这类产品利润只有0.5-1元。由此可见,2017年儿童手表的价格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