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银行都怎么玩“指尖上的诊治”

同月22日,与阿里健康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建设推广线上线下药品电子商务平台,联手开拓医疗机构、医保等领域合作,实现药品信息大数据、医疗资源和客户资源的共享。

不过,由于移动医疗市场蕴藏的巨大“金矿”,还是吸引了不少创业者前来“淘金”。2015年1月28日,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布的《2014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展状况蓝皮书》显示,我国移动医疗APP发展迅速,现阶段已达2000多款。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仅在糖尿病管理领域,他就能一口气数出20多个APP和创业团队。除了这些新入行的创业者,一些互联网巨头,比如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等,也纷纷进军移动医疗行业。

切入点:医疗挂号、交费、查看报告、移动医疗支付

现象:日均700多人用微信就医日均流水仅3万元

切入点:医疗挂号、交费、报销以及查看报告

200多万元的开发和运营费用,目前日均流水账只有3万元,该项目如何实现盈利?对此,院方表示该项目的实施并不是为了增加医院的收入,而是为了真正实现以患者为中心,优化医院业务流程。兴业银行佛山分行方面则对该项目的建设资金和盈利模式等问题避而不谈,只是在回应中表示,2014年7月,由佛山市中医院提出需求、医疗信息开发公司设计实施、兴业银行为项目运行提供资金结算保障,共同建设实施了《患者移动服务与支付软件项目》。而金蝶医疗软件公司负责该项目的相关人士也强调,根据发展规划,未来该项目的系统将可全面支持多种用户入口与支付方式,挂号就诊信息也可同步共享到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但患者个人就诊信息由佛山中医院的“私有云”独立部署,即存储于医院的服务器内,信息安全自主可控。金蝶医疗软件公司以及该项目的其他合作方都无法获取到患者的信息,不可能通过收集患者的信息来获利。

切入点:移动医疗支付、医疗挂号

分析:预约挂号方式切入盈利模式不明显

而且,通过银联的“现代医院”,患者社保付费与资费部分自动实时分开结算,社保英孚部分仍从社保开账户扣除,自费部分从绑定银行卡扣除。

2.向医生收费。代表公司是ZocDoc。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采取对患者免费、向医生收费的商业模式。根据地理位置、保险状态及医生专业等要素为患者推荐医生,并可在平台上直接完成预约。病人可以更方便地选择和预约医生,医生可能救治更多病人,尤其是医疗保险覆盖的病人。每月医生需要支付250美元使用该平台。

目前,该平台已在福建省人民医院、福建医科大学口腔医院、协和医院成功上线。据动脉网了解,该平台后续还将逐步向福建省内各大重点医院以及公共服务和个人消费领域复制推广。

既然在预约挂号和支付方面无法盈利,介入移动医疗的企业是否可以通过提供其他服务来赚钱?

切入点:医疗流程服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佛山市中医院的“患者移动服务平台”造价不菲,该平台由金蝶医疗软件公司开发,加上运营、维护和宣传推广等费用,总共是200多万元。而为这笔费用买单的,并不是佛山市中医院,而是在该项目上与佛山市中医院有合作关系的兴业银行佛山分行。

从以上信息观察,商业银行布局互联网医疗的切入口主要在三方面:医疗挂号、移动医疗支付、交费及查看报告等流程服务。而少有推出跟医生直接对接的在线服务,他们似乎更偏向与组织机构合作。据银行相关人士透露,银行推出互联网医疗服务并非看重盈利点,旨在希望通过增值服务增强客户黏性、拓展信贷业务,这也就能明白刚才的原因了。

1.向药企收费。最典型的公司是Epocrates,它是全球第一家移动医疗上市公司,主要产品是药品和临床治疗数据库。2010年上市时,其用户覆盖了全美40%的医生。75%的收入来自药企,为它们提供精准广告和问卷调查服务。

北京银行2015年4月,北京银行联合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共同发起的实名制IC就诊卡京医通(2012年4月21日上线)正式与微信打通,以“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结合微信的移动入口,实现一套完整、流畅的智慧服务。

实际上,移动医疗企业介入医院的预约挂号服务后,如何实现盈利是整个行业目前都觉得困惑的事情。为了方便患者,2009年,国家卫生部发文规定所有三级公立医院都要开展预约诊疗服务。同时为了避免互联网企业成为高科技“黄牛”,又要求“医院不得与社会中介机构开展向患者收取费用的预约挂号服务”,即医院和提供预约挂号服务的中介企业均不能在挂号费上加价。这就让预约挂号成为普遍免费的生意,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积累用户资源。但是,由于医疗资源的高度集中,挂号难一般都是出现在人满为患的三甲医院,这些三甲大医院不需要向移动互联网企业购买患者流量。

在5月底,携手咕咚、兴业银行在上海举行了“动起来
就兑了”发布会,会上咕咚发布了国内首个可穿戴式移动支付解决方案。以及发布了“兴动力”信用卡,通过云端数据共享,首创卡路里兑换信用卡积分新模式。

国外互联网医疗软件类企业的盈利模式

患者通过app或医院内的自助器完成账户注册并绑定银联卡,就可以通过手机预约医院的门诊时间。另外,患者就诊结束后,医生通过鼠标操作就可以让所有费用支付在开出检查单和取药时同步完成。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从去年7月28日开通微信挂号和支付医药费的功能至今,也遭遇到了与佛山市中医院同样的问题。为何微信支付不能绑定医保卡?据佛山市社保局信息科相关负责人透露,医保卡不是普通的金融卡,不能跟普通的银行卡一样绑定在微信账号上。此外,为了数据的安全和社保基金的规范使用,社保局也不可能将社保结算系统的接口随便向每家医院或者相关软件开发的企业开放。

患者通过微信服务号关注“佛山市中医院”,就能调用“预约挂号、费用支付、查看检验报告与费用明细、反馈就医满意度”等金蝶医疗患者移动服务软件功能,从而获取医院服务并进行费用支付。

延伸:移动医疗APP加紧抢占市场但前景不明朗

又近一年后(2015年6月1日),兴业银行福州分行与福建省妇幼保健院联合推出“掌上妇幼”服务平台,它包括医院app和微信公众号两项移动应用,患者足不出户就可通过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完成预约挂号、自助充值、候诊、就诊引导与查看报告单和医嘱。自上线以来,注册人数已超2万,累计交易逾5000笔。

4月底,华康全景融资2亿元,成为进入2015年以来,移动医疗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5月12日,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就医160”宣布获得1.3亿元B轮融资,其估值现已达1亿美元,创下同行估值新高。

交通银行2014年8月21日,交通银行与中国医药集团旗下国药控股健康发展有限公司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并发布上海首款医疗移动支付产品——“健康金”。今后,患者通过交通银行手机客户端,即可完成挂号、交费、报销以及查看报告,无需费时排队。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移动医疗热的背后,是在“互联网+”时代被誉为互联网最后一座“金矿”的中国移动医疗市场。易观智库日前发布的《中国移动医疗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915》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达到30亿元。随着移动医疗市场爆发式发展阶段的到来,2017年将超过200亿元。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几乎所有移动医疗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对资本产生了严重的依赖,不少企业仍处于“烧钱”念阶段,甚至有部分企业尚未确立盈利模式,未来将有大量的移动医疗公司被淘汰。

民生银行

就算目前接入医院信息化系统,直接与医院挂号和收费系统对接,并拓展到检验报告查阅、停车指引等服务的“患者移动服务平台”,其盈利模式也不明朗。

这一年,该分行在福建省立医院上线“银医通”现金管理服务方案,布设“银医通”自助终端机。并先后推广至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福建省人民医院、福建省肿瘤医院等10多家区域重点医院。

但是对于移动医疗的未来,有分析机构指出,目前几乎所有的移动医疗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对资本产生了严重的依赖,不少企业仍处于“烧钱”阶段。而如果投入的资金不能实现良性的回收,未来移动医疗将很难持续火热下去。也有专家指出,随着可穿戴医疗设备在中国的发展和普及,移动医疗类的APP将大有作为。

2015年1月中旬,与青岛市卫生计生委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建设覆盖青岛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疗信息化平台。根据协议,该平台建成后将为青岛市民提供一卡通全城就医、诊疗费跨院使用、诊间便捷支付、健康档案查询以及手机预约挂号等便民惠民服务。

■链接

平安银行2015年4月21日,中国平安宣布旗下首款互联网健康管理产品,“平安好医生”正式上线。该创新产品定位于用户随身的“移动医生”,以医生资源为核心,提供实时咨询和健康管理服务。“一对一在线专属家庭医生服务”、“5000名三甲名医的专业咨询、额外门诊加号、手术主刀预约服务”、“50000名主治级医生每周义务咨询”等服务内容,旨在为用户打造便捷、高效、优质的全新健康管理O2O体验。

3.向保险公司收费。代表公司是WellDoc。该公司专注于慢性病管理,其主要产品是“手机+云端”的糖尿病管理平台。患者可以用手机方便地记录和存储血糖数据。云端的算法能够基于血糖数据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反馈,及时提醒医生和护士。该系统已通过FDA医疗器械审批,而且其临床有效性和经济价值已经被证实,因此得到了两家医疗保险公司的承保,可以为投保的糖尿病患者报销医疗费。

招商银行

目前,除了传统的咨询业务,完成融资的企业都在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春雨医生”于今年5月7日宣布开始建设线下诊所。挂号网一位负责人则透露,新推出的“微医”项目希望将医生、患者、商业保险结合起来,找到新的盈利模式。

不过目前在官网没有任何关于“健康金”的信息。然而在7月初,交通银行联合协和医院推出了一款协和银医服务,客户通过交行自助渠道(网上银行、多媒体查询机等)即可办理协和医院7个自然日以内的预约挂号。同时,还可通过协和医院门诊缴费窗口、自助支付机实现实时缴费。

现象:日均700多人用微信就医日均流水仅3万元

除开与医院的协作外,还与硬件厂商联手移动医疗支付。

目前市面上比较热门的移动医疗应用——“春雨医生”和“好大夫”等APP,除了可预约挂号外,还提供医患双方在线沟通,患者还可以在这类网络平台上挑选医生,付费进行电话咨询。医生和APP的运营公司在此过程中可向患者收费而获利。此外,患者可以通过该平台预约自己心仪的医生,到了门诊后该医生为患者加号。因为这种模式能够有效整合医患资源,医生还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在线帮患者解答疑问并获得报酬,从2013年以后变得炙手可热。但是,国家卫计委已经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的网络平台只能做健康方面的咨询,不能开展诊疗服务工作。这限制了此类“问诊”平台在线上的进一步发展。

切入点:在线服务

去年7月8日,佛山市中医院的“患者移动服务平台”正式上线,成为佛山首家移动互联网医院,也是全国首家移动互联网中医院。患者只需关注名为“佛中医”的微信服务号并绑定佛山健康卡后,即可用手机在该服务号上完成预约或当天挂号,且可通过微信支付来交挂号费和医药费。由此避免在挂号、候诊和交费等繁琐的就诊环节中排长队,节省了就诊时间。此项服务很受患者欢迎,在上线后短短的一个月内就为“佛中医”微信服务号吸引了上万“粉丝”。

“京医通”接入微信智慧医疗体系后,其覆盖的包括北京世纪坛医院、同仁医院、首儿所等在内的23家三甲医院近30个院部,将一举接入微信全流程就诊及微信支付。

目前,“佛中医”微信服务号已有将近10万“粉丝”,每天使用微信挂号的患者占了该院日均门诊量7000人次左右的10%。但是,目前该院通过微信支付的流水账日均只有3万元左右。照此推算,每位使用微信挂号的患者,人均通过微信支付的金额只有40多元,远远低于该院的人均门诊医疗费用。“这说明了大部分使用微信挂号的患者只是用微信支付了挂号费,在交医药费时没有使用微信支付。”佛山市中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因为目前微信支付无法绑定医保卡,所以持有医保卡的患者,一般都会选择到收费窗口排队刷医保卡支付医药费。另外还有部分患者对微信支付的安全性持保留态度。

总理的一句“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使“互联网+”如星星之火在全国燃起燎原之势。而‘互联网+医疗’更是处于富氧地带,燃烧颇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