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和和诉讼只是一手,跟三星(Samsung卡塔尔学会怎么样获取手提式有线电话机专利战

科技世界网     发布时间:2017-05-12    过去半年,手机行业专利之战此起彼伏:华为在美国起诉三星侵权,高通则在中国向魅族发起诉讼,而在国产品牌重点布局的印度市场,小米则被诉侵权。在产品、价格、口碑等竞争手段见效缩减之下,手机厂商开始频繁利用专利武器进行防御性发展,专利布局已真正成为他们生存的重要手段。对于多数用户而言,专利似乎是个遥远而高深的话题,殊不知在我们每天使用的手机上,就集合了成百上千的专利——手机滑动解锁是专利、用手指缩放图片是专利、手机做成方形还是圆形是专利。而一旦发生专利纠纷,外界关注最多的是事件本身,鲜有人知其背后的谈判过程。走到诉讼其实是种解脱徐帆,毕业后来到一家知名手机公司从事知识产权相关工作,一干就是六年。他几乎每天都在和版权、专利打交道,枯燥乏味的工作中,让他最开心的事情是专利纠纷中获得胜利,但这个过程其实并不轻松,他甚至用煎熬一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三个月前,一向低调行事的华为在毫无征兆之下,在中美两地向三星发起专利诉讼。专利战在手机市场早已司空见惯,但这一次略有不同,华为的举动在中国企业起诉外企的“潮流”中掀起不小的漩涡,并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在华为和三星的专利大战还未结束之时,华为又与美国无线运营商T-Mobile接上火,称其侵犯了自己的4G专利。作为T-Mobile的核心供应商,昔日的“老大哥”诺基亚也来加入了混战,其指控华为、华为终端美国公司销售和进口侵犯诺基亚专利的美国手机和平板电脑。没过多久,高通又在华起诉魅族专利侵权。多家有影响的企业短时间内专利交锋,这在以往并不常见。在外界看来,面对市场竞争压力,专利无疑是最好武器,其虽无形,但却杀伤力大。另一定方面也反应出专利在这个阶段下,已成企业战略部署的重要一环。虽然没有发生在徐帆所在的公司,但这样的行业大事,加上自己又是从事相关知识产权的工作,他用略带欣慰的语气告诉腾讯科技:“其实如果到了诉讼反而轻松了很多,甚至可以说对双方都是解脱,因为最煎熬的是谈判过程。”徐帆的工作主要有两大部分:申请和诉讼。所谓申请,是大量和公司有关的或自主研发的专利要向专利局申请获得许可;诉讼则是包含应诉和起诉。相比之下,申请是工作重心。“我们每天都在做专利布局,审稿、定稿、答OA、应付许可和诉讼。诉讼来了是很忙,但平时更忙,尤其是专利申请,我们一年要做2000多件申请。”在交谈的过程中,徐帆还在就相关申请审稿。(注:上述审稿主要是指企业向专利局提交描述专利的文字材料)据了解,由于通信方面的专利较为复杂,所以申请一项专利通常需要至少一年以上,甚至更久时间才能获得许可,所以很多企业的相关工作人员通常都是一个人同时在申请十多项,而这中间还不算负责的诉讼工作。所以一旦有专利纠纷发生时,徐帆需要马上投入到相关材料的准备,不管是应诉还是起诉都需要不断进行面对面约谈,之后再不断更新材料,直到达成一致,反之则对簿公堂,但通常这个过程耗时相当长,主要看涉及纠纷的专利类型。手机三大专利类别中,发明专利远比实用新型、外观设计的审核周期长、申请难度大、技术含量高。而含量越高的专利纠纷谈判过程也就会更长。从去年发改委对高通做出反垄断处罚后,到高通对魅族发起诉讼,前后也经历了差不多一年的谈判时间,因为涉及标准必要专利,所以对双方无论是人力、财力还是物力都是不小的成本投入。一边申请专利,一边忙着应对诉讼。在徐帆看来,他总是希望诉讼来的更快些,这样可以不用耗费在谈判过程中。变为诉讼,各方面成本投入则会大大减少,从而加速进程,这样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专利申请上。要知道,科技公司的知识产权案取证论证都需要很长时间,评估经济损失也相当困难,专利纠纷往往持续很长的时间。所以一旦陷入大规模诉讼,则会耗费大量资源在市场以外,因此双方达成和解的可能性很高。所以如果长时间耗在谈判,后面的投入会更加巨大,这也是上述为何说过程让人煎熬的重要原因。有这样想法的不仅徐帆一个人。就含金量而言,专利数量和份量毋庸置疑是彰显企业知识产权实力强弱的最佳指标。在国内,手机专利数量最多的当属中兴、华为。在华为知识产权部门工作的余强,平日里工作中最多的事情也是专利申请,用他的话来讲:“纠纷都是以专利为基础的,要获得好的专利,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打磨,这背后离不开持续研发的投入。”至于专利储备到何时可以拿出来作为竞争武器,这个行业还没有标准可依。“在通信这种知识产权密集的行业,随时都会触发。加上专利申请到授权好几年的周期,一般要有多年的积累。”
余强说。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递交《专利合作条约》的国际申请人排名中,华为以3898件公开申请蝉联全球首位,美国高通公司以2442件位居第二,三星公司则排名第四。行业洗牌会比以往更快从今年开始,中国专利诉讼的客观条件已经逐渐具备:政府高层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了知识产权、专利的重要意义;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也在北京、上海、广东陆续筹建和设立。对于华为而言,在增强自身抵御专利诉讼风险同时,华为开始尝试通过许可、出售等形式开展专利运营工作,此次向三星发难,更是被外界看作国产厂商的专利逆袭,当然也是华为计划超越三星的第一次冲锋。在全球手机市场,华为已占据了第三的位置,要实现对三星的赶超。在专利官司中获胜,对华为实现这个目标会有很大的帮助。可以说,如果这场官司中获胜的一方是华为,那会直接左右到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历史上,通过专利武器加速市场洗牌的案例并不是没有。当初红极一时的HTC,在美国市场的季度销售额曾赶超三星和苹果这两大巨头。但面对接二连三的专利诉讼,HTC节节败退,痛失市场,排名也一落千丈。目前,国内手机厂商的专利储备并不均衡,质量上也不如海外企业,出海碰壁屡有发生,尤其是在专利储备相对薄弱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去年,小米在印度遭到爱立信专利诉讼,目前虽没有最终结果,但多少还是影响了小米海外市场的推进。随后小米吸取教训,开始加紧布局。目前小米已从大唐、博通、英特尔、微软等专利大户购买了2000多项专利技术为进军海外市场做准备。

写在前面:

“有人趋之若鹜,有人避之不及。”

这应该是当前国产手机厂商面对专利诉讼时的真实写照。

为了争夺份额,华为四处“亮剑”发起专利诉讼;为了控制成本,魅族长期拖欠高通专利费而被诉;为了绝地反击,小米在陷入专利纠纷后奋起直追,加大研发的同时,也频频出海收购专利。

拼完价格拼营销,拼完营销拼技术,在没有类似当年iPhone那样颠覆性智能手机新品问世前,日趋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难免会陷入技术PK阶段。

只不过,如果前期积累不够的话,在这个阶段,很多手机品牌可能会成为首批被“淘汰”的对象。

继在美国起诉三星专利侵权之后,华为在国内再度起诉三星。

日前,华为终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终端公司”)将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星投资公司”)等共计5家被告起诉到泉州中院,诉称包括三星最新款Galaxy
S7 (G9300)在内的共计16款三星手机产品涉嫌专利侵权,并索赔8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与此前华为在美起诉三星不同的是,此番华为在国内起诉三星的专利并非通信技术专利,而是智能手机应用专利。

与此同时,华为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东部地区法庭向美国第四大运营商T-Mobile提起专利诉讼,控诉后者拒绝与华为达成专利授权协议,并继续使用华为的4G
LTE相关通信专利。

而这是华为此前在美起诉三星后,在美国发起的又一起专利诉讼案件。

显然,日趋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已进入“肉搏”和“血拼”阶段,发起专利诉讼已经成为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

面对日益增多的手机专利诉讼风险,并不是所有厂商都已准备就绪,那么,当陷入突如其来的专利诉讼时,各家手机厂商都是什么“扮相”呢?

有高调喊冤的,有埋头收购专利的,还有四处起诉的,当然,还有一部分可能是“围观心态”,隔岸观火。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被诉欠费:魅族高调喊冤

在高调喊冤的手机厂商中,魅族是最具代表的。

6月23日,因长期拖欠高通专利使用费,魅族被高通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索赔5.2亿元。

由于本案诉争是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授权,高通作为标准必要专利持有者,在与魅族协商收取许可费时,是否履行了“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许可义务”,是法院审理的焦点所在。

但是,在高通起诉魅族后,魅族似乎并非主动与高通协商。而是开了简短发布会,声称长期拖欠专利费的责任并非在魅族,而是在高通,因为高通谈判并无诚意且专利收费标准不平等也不合理。

一周之后,6月30日,高通再度将魅族分别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诉称魅族侵犯了高通(Qualcomm)覆盖智能手机多种功能和技术的多项专利,包括与3G(WCDMA和CDMA2000)及4G(LTE)无线通信标准相关的专利,两地分别提起9件和8件专利侵权诉讼,共计索赔1700万元。

显然,对于魅族采取的“拖延战”和“悲情牌”,高通似乎不再愿意多费口舌,而是选择继续提起诉讼予以回应。

而陷入专利诉讼的魅族,也需要多加准备和积极应对,以免重蹈HTC覆辙,被专利诉讼拖垮。

虽然,魅族依旧未向高通交纳专利费用,但是,“借机涨价”已经纳入魅族日程。据媒体报道,日前,魅族总裁白永祥发布一条微博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魅族即将发布的MX6手机将进行涨价。

印度被诉:小米收购专利

2014年12月11日,因涉嫌侵犯爱立信所拥有的ARM、EDGE、3G等相关技术等8项专利,小米在印度被爱立信诉至印度德里高等法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