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化”趋势根在受益央求

  幼儿园“小学化”是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个顽疾,它严重干扰了幼儿园正常的保育教育工作,剥夺了幼儿童年的快乐,挫伤了孩子的学习兴趣,损害了幼儿的身心健康。为此,2011年教育部就出台了
《关于规范幼儿园保育教育工作,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的通知》,但这似乎并未完全遏制住这一现象的发展。2018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并将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完成全面部署、自查与摸排、全面整改、专项督查等专项治理四个阶段,体现了国家对整治“小学化”问题和提升幼儿园保育教育质量的决心和政策力度。

在我国幼儿园教育实践中,作为长期以来制约学前教育事业健康发展的顽疾,“小学化”倾向一直比较普遍地存在且未能有效消除。伴随当前学前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为进一步切实提升幼儿园保教质量,克服和纠正“小学化”倾向,尤显迫切。

在儿童观上的认识不清、偏执一见或左右摇摆,是幼儿园“小学化”大行其道的重要内因

“小学化”倾向有双重表现

  在当前这一政策实施过程中,“小学化”问题的有效治理,除了需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幼儿园、小学、培训机构等加大政策的执行力和落实度,还需进一步理顺和澄清学前教育阶段的儿童观。从根本上讲,幼儿园“小学化”涉及到一个基本问题:如何认识和理解学前期的儿童,以及在此基础上提供什么样的教育内容才是有价值的,实施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才是合适的。

幼儿园“小学化”倾向有显性和隐性两种表现。“小学化”的显性表现,即违背幼儿发展和教育规律,把本应在小学阶段完成的教学目标和课程内容下移或提前到幼儿园里来,乃至按照类似于小学的偏重课堂讲授和知识技能训练的教学模式来开展幼儿园的教育活动。隐性的“小学化”现象主要表现为违背幼儿的身心特点以及活动的兴趣和需要开展的教师教育行为,让幼儿在活动过程中失去学习和发展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虽然幼儿园“小学化”问题常被归咎于升学压力背景下家长非理性的教育需求、应试教育影响下小学不恰当的招生入学测试,以及一些不良培训机构的推波助澜,但这些外因必然要结合内因才能真正产生影响。而在儿童观上的认识不清、偏执一见或者左右摇摆,正是让这些外因有机可乘,进而使幼儿园“小学化”大行其道的一个重要内因。

在幼儿园里,进行读、写、算的能力训练,学习拼音、识字、背诵诗词、开展珠心算等教学内容,多采用静坐、静听的灌输式教学,忽视乃至剥夺幼儿在游戏和生活中感知、操作和体验的学习机会,是“小学化”倾向的典型表现。可以说,“小学化”倾向的实质就是违背或超越学前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学习特点,进行一种在时间上超前化、在内容上学科化、在方式上成人化的学前教育,是一种异化了的、扭曲了的非科学的学前教育现象。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当把幼儿园的孩子仅仅看成是比小学生更小一点儿的儿童,而看不到他们特定的年龄特点和身心发展规律时,可能就已经为“小学化”敞开了方便之门;但如果仅仅把幼儿园的孩子简单抽象为一条条的年龄心理发展特点,忽视了其作为真实的人的活泼天性,而使他们在幼儿园的学习生活中体验不到快乐幸福的童年,恐怕这也不是幼儿园“小学化”治理的真正旨趣;更进一步,如果把快乐幸福的童年简单片面地理解为在幼儿园里开心就好,看不到儿童的后继可持续发展,不去真正解决如何为儿童入学做好充分的准备,那么,“小学化”治理就依然无法完全打消家长们的顾虑,“小学化”再次滋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因此,幼儿园“小学化”的有效治理,必然要以科学合理的儿童观为一个重要前提。

“小学化”倾向的产生有其多元而复杂的社会根源与现实土壤。在我国比较广泛的社会层面,尊重儿童、解放儿童的公众意识和立场尚不能形成一种普遍的、强有力的文化自觉。正是在这种相对缺乏儿童意识的文化背景下,以根深蒂固的片面知识观为主导的传统教育观念,以及以应试竞争为现实取向的教育期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非理性的教养期望和功利化诉求得以形成。

幼儿园教育活动中,如果只见儿童的发展规律,而看不到真正的“人”,幸福而快乐的童年生活就很难得到保障

在学前教育市场一直都存在非良性竞争的办园环境,相当多的幼儿园在一味迎合家长不当育儿观念的同时,游离或摇摆于现代学前教育科学立场的边缘。加之,在学前教育公共资源有限,教师队伍中优质师资的数量欠缺,专业素养和业务水平上的参差不齐也导致汇合成为滋生和助推“小学化”倾向的教育生态与现实合力。

  在笔者看来,全面而合理的儿童观主要包含三个层次:

“小学化”倾向影响幼儿终身发展

  首先,学前儿童有着特定的年龄心理发展特点。处在幼儿园阶段3到6岁的学前儿童,有着他们独特的身心发展规律和学习方式。比如他们的思维方式主要以具体形象思维为主,更倾向于在游戏活动中以亲身体验、直接感知、实践操作等方式来学习。对此,我国《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提供了比较清晰的政策指导。从这一层面看,当把本来适合小学生的课程内容、教学方式及相应的教学要求,直接拿来用在学前儿童身上,无疑违背了他们的身心发展规律。因此,幼儿园“小学化”最明显的错误就在于这种教育上的“错位”,混淆了两个学段之间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区别。

幼儿园“小学化”的不良倾向,可谓危害重重。

  当前渐趋流行的一个观点认为,提前让孩子机械性地学习拼音、识字、计算等小学课程内容是“小学化”倾向,应该摒弃。帮助孩子幼小衔接,应当重点培养学前儿童的规则意识、任务意识、学习习惯等。这种观点看似不再具有“小学化”倾向,但如果在做这些方面的培养时,超越了学前儿童固有的身心发展水平,那么可能又会滑入另一种形式的“小学化”泥潭。所以,只有牢牢把握住学前儿童的年龄心理发展特点,才是走出“小学化”倾向的第一步。

其一,损害幼儿身心的健康与全面发展。处于身体及其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幼儿长时间静坐和聆听的束缚式和灌输式学习,致使身体活动、动作操作和玩乐游戏缺乏或不足,使其生理系统、感官功能以及神经系统极易受到阻碍乃至伤害。超越幼儿心理发展水平,违背幼儿的学习特点与方式,小学化的学科化识记和学业负荷的超载,超前的知识灌输和单纯的技能训练,注重知识技能的学业结果追求而忽略行动学习的过程体验,促使幼儿滋生着厌倦和畏惧的情绪体验,使其在成长一开始便丧失学习与探索的快乐、兴趣和积极性,也冲淡或挤压着学前教育本应需要更加关注的社会性和情感的发展、行为习惯的养成、创造力的培养、个性的丰富,乃至整个人格的全面而和谐的发展。

  其次,学前儿童有着对当下生活意义的主动体验。像任何一个年龄阶段的其他人一样,教科书上抽象出来的学前儿童发展特点不可能“组装”成一个个具体而鲜活的真实儿童。学前儿童首先是一个完整的、活泼泼的人,有着对自己当下生活意义的体验。恰如美国教育家杜威所说的“教育即生活”,幼儿园的一日生活,就是学前儿童生活的展开。他们不会把自己割裂为一条条的发展规律和特点,而是以全副的身心体验感受着每日在园的童年时光。

其二,损害学前教育的专业化和科学性。学前教育必须坚持科学保教,必须走专业化之路。然而,“小学化”倾向以其拔苗助长式的超前教育和强化训练,违反幼儿以直接经验为基础的学习特点与方式,背弃作为幼儿学习与发展基础的游戏与日常生活,破坏了包括环境创设、生活保育、游戏活动以及教育活动等在内的课程实施的生态化系统,从而恶化或侵蚀着学前教育独特的专业化实践体系,沦陷着学前教育的专业操守及其科学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