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蛙停更,第三方ROM终究还是曲终人散

从2011年到现在,短短五年光阴里,很多第三方威尼斯官方网站,手机ROM厂商已经历了盛衰之痛。继百度云OS、点心OS、魔趣OS等第三方ROM关闭后,号称国内最大的第三方ROM平台乐蛙OS日前也宣布放弃国内市场。
国产手机厂商都在做定制的OS,实际上,这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系统,他们都是在Android系统的底层基础上进行深度的定制和优化,令其符合国人的使用习惯,同时添加更多的功能而已。
如今的国内手机ROM市场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一边是乐蛙OS、百度云OS等传统第三方ROM开发商相继退出,一边是有着强大的终端支持的ROM,如MIUI、FlymeOS,正逐步巩固地位。此外,腾讯和360都宣布推出自主ROM,并都进入到内测阶段。一加、联想神奇工场等终端厂商也透露在积极研发自主ROM。
第三方ROM市场由盛转衰是必然
2009年5月,谷歌发布Android1.5操作系统,随后进入中国。当时Android还没有本地化概念,绝大部分产品的UI基本保持一致,这种情况下,第三方ROM开始萌芽。到2011年,Android智能手机市场迎来快速增长,但大部分用户对原生的Android系统并不是很满意,认为在某些操作以及视觉观赏上都有所欠缺,于是开始通过刷机来体验第三方ROM。
同时,在当时,对于终端手机厂商来说,由于资金以及人员方面的原因,对于软件方面不是很在意,导致系统软件开发能力薄弱。而为了更好的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大多数终端厂商会选择直接与第三方ROM厂商合作。就在那时,ROM市场迎来了黄金时代。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发展,手机厂商开始自己做ROM了,尤其是大量互联网品牌切入到手机行业,第三方ROM不再具备软件和服务的优势,系统基本功能的完善优化和本地服务的持续整合成为手机厂商ROM开发的重点方向。
事实上,第三方ROM的出生是钻了智能手机刚刚起步时期系统不够完善的空子,随着手机厂商自身系统体验更趋流畅,第三方ROM存活的空间必然减少,毕竟生于智能手机的生态链之上,单靠提升自己的品质也不能换取市场。
其实,随着智能手机硬件水准的大爆发,其硬件水准完全能满足当下的软件应用需求,而且各大ROM的同质化也越来越雷同,因此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去选择第三方ROM了,除了一小部分乐于此道的极客发烧友,刷机这个词语已经退去了原有的热度。
国产手机不断进军自主ROM市场
乐蛙等第三方ROM的失败与智能手机的发展不无干系,智能手机发展到现在,无论在外观还是硬件配置、软件创新上,都已经进入到了微创新时代,可突破的可能性很小。这带来的结果就是用户购买新机的热情大不如前,用户一旦再选择购买一部新机,对外观、硬件以及系统软件的要求就会越来越高。
硬件无可突破,自主OS系统的优化自然成为各手机厂商的重中之重。国产手机目前对OS非常重视,而且一些大手机厂商也有能力进行自主OS的研发。
目前,较为主流的有MIUI、Flyme、EUI这类定制ROM,而近期也有360OS、氢OS、SmartisanOS等一些新的定制系统。这些定制操作系统虽然算不上真正的操作系统,但却呈现出了占山为王的态势。MIUI、Flyme这类系统通过云服务和功能的丰富与完善,利用手机这样一款产品的高粘性,圈得了一大批用户。360OS通过“安全”的由头,在市场中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氢OS和SmartisanOS利用在设计和审美层面的独到之处,也获得了一定的市场认可。
在第三方ROM逐渐退出市场的同时,多家企业仍旧不断进军ROM市场,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期望在市场上站稳脚跟,背后有什么原因呢?一方面,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起初布局ROM市场,可以借助ROM抢占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比如腾讯在曾经推出过的QQ-Service、Tita两款自主ROM中,就把QQ等相关应用内置其中,但收效甚微,最终以失败告终。同时,阿里云OS和百度云OS也都在自家OS中内置旗下多款应用,非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由于用户体验糟糕,导致用户留存率和刷机量下滑。另一方面,对于阿里云OS和腾讯TOS来说,现在的坚持不单单是抢战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而是在建立一个生态体系,企图利用自己的ROM来在终端和用户之间实现互联互通。

不久前,乐蛙科技宣布停止国内ROM的适配和更新,继百度云OS之后,又一知名的第三方ROM惜别手机市场。

早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乐蛙OS将停止更新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尽管官方曾极力辟谣,盛极一时的乐蛙OS仍然未能熬过第五个年头。而纵观整个第三方ROM行业,最终还是未能摆脱曲终人散的结局。

鼓衰力竭,失败是乐蛙们的命运使然

乐蛙OS的崛起始自2011年,与之同时期的还有MIUI、百度云OS、Freeme
OS以及众多红极一时的第三方ROM。在2012年前后的三年时间里,第三方ROM却也迎来了一个又一个高潮,笼络了大批的个人和企业用户,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最终的盛极而衰?

把时间拨回到2011年的时候,安卓还是2.0的版本,中国手机市场还是“中华酷联”的天下。当时智能手机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就是界面丑陋、交互蹩脚、运行卡顿。基于Android系统深度定制和优化第三方ROM,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原生安卓界面丑陋的痛点。除此之外很多第三方ROM在交互设计上也煞费苦心,至少整体的交互体验要优于官方系统。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频繁的刷机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第三方ROM比原生系统更加流畅的“假象”。再加上智能手机销量的与日激增,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对Android深度定制所存在的“钱景”,也注定了失败是乐蛙们的命运使然。

站在今天的角度来讲,安卓在几次大的版本迭代之后,已经解决了运行卡顿和交互上的问题,而系统UI又有大批的桌面APP补缺。相比而言,适配了越来越多机型的第三方ROM,想要紧跟安卓版本升级的节奏已经力不从心,就连用户量最大的MIUI,也因为系统版本问题成为吐槽的对象。不可忽视的是,小米的成长不仅让中华酷联们学到了互联网思维,也看到了深度定制UI的价值,于是乎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选择自研ROM,比如华为的EMUI、魅族的Flyme等等,就连对第三方ROM厚爱有加的中小手机厂商也纷纷倒戈更加流畅的YunOS。与之同时,手机的安全性也开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尤其是Apple
Pay入华后,国内手机厂商对移动支付跃跃欲试,纷纷加紧对root权限的控制,一直在安全上遭受质疑的第三方ROM无疑是首当其冲的。

当然,这些还只是第三方ROM衰亡的外部因素,乐蛙CEO赵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第三方ROM在国内的B2C业务早已是穷途末路,B2B业务也在逐渐萎缩,海外市场才是第三方ROM厂商的新一轮机遇。那么从第三方ROM自身的因素来看,未来还可期吗?

生态乏力,第三方ROM不需要苦行僧

诚然,相比于国内,印度、南美等新兴手机市场似乎是第三方ROM的又一片蓝海。不过,乐蛙们的每况愈下,并不意味着手机厂商们形形色色的自研ROM会受到牵连,第三方ROM苦行僧式的生存逻辑到底错在了哪?

我们先看第三方ROM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一般来看,盈利模式有两个,一个是To
C,即通过为热门机型适配获取更多的个人用户,依靠软件预装、应用分发、广告等赚取利润。正如前文所说,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普遍存在的心态是寻求刷机的快感,好比说MIUI更新之后会放弃乐蛙OS转战MIUI,又有其他ROM更新后便选择放弃MIUI,如果用户流动性特别大的话,软件预装的价值会被削弱,依靠应用分发和广告盈利也就无从谈起。第二个盈利方式是To
B,即选择和手机厂商进行合作,一方面可以和手机厂商合作发售预装第三方ROM的产品,另一方面手机里的应用商店也会交由第三方ROM运营,这样在应用分发和服务方面也能获取可观的收入。不过这种合作仅仅盛行于2013年的时候,一线手机品牌的产品线过于冗杂,为了提高竞争力便选择和乐蛙等合作开发ROM,而众多的中小厂商们直接对第三方ROM的代码和产品做一些简单修改便拿来用。后来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市场份额急剧下滑的一线手机品牌开始缩减产品线,中小手机厂商选择了更有价值的合作伙伴,To
B的盈利模式也被堵死了。

与之不同的是,几乎所有知名的手机品牌都有开始研发自家的ROM,甚至成了提升产品竞争力的一个绝佳方式,合理的解释就是手机厂商们看到了生态的价值。比如说小米生态的核心就是MIUI,从手机到电视到平板再到各式各样的智能家居产品,MIUI的身影从未缺失。再比如说,乐视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家生态公司,尽管早期的优势在内容,乐视依然选择了eUI作为生态的落脚点。中小手机厂商们也看到了生态的价值,这或许也是腾讯三度征战TOS、阿里把YunOS打造成核心产品的原因之一。以YunOS为例,除了手机端还有智能硬件、电视及盒子、车载终端等等,还提供了运营和销售支持,知名手机品牌教育了用户生态的概念,中小手机厂商显然不愿意错过这个“风口”。赛诺的数据显示,YunOS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7.1%,可以看出,YunOS等市场份额的不减反增,不只体现在良好的用户体验上,还有乐蛙们可望不可即的生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