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老大变快递哥 沈阳铁路总公司货物运输维型奔现代物流

753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大宗商品能运,小件零担业务也揽

从一车难请,到在线交易,中国铁路总公司适应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货运需求变化,以“互联网+”的思维带动传统运输企业向现代物流企业转型。在沈阳做了16年物流生意的边文波最近给手机安了一个APP,从四处请车皮,到线上交易,边文波的工作量小了,生意却做大了,像以前只能走公路的酸菜,现在也能用火车运了。边文波:“你请车皮了,人家都喜欢一件装一个车皮完事,你整个十件八件的人家不愿意去给你打理,现在你就是一件货人家也给你打理。”给边文波带来变化的,就是今年四月上线的95306网站,作为中国首个专业的铁路货运服务网站,它标志着铁路货运进入了网络时代,并首次将客户满意度纳入评价体系。本台记者 郑连凯:“我手中拿的是一个移动的扫码器它一头连着95306一头连着货主的手机,通过它采集的信息或者是我可以实时查询到货品的运输状态及送达时间。”沈阳铁路局沈阳货运中心副总经理 何标:“现在是按客车化开行,定时定点的,它的运行速度现在就是能达到120公里一般就是短途的当日就可以到达。”铁路货运提速升级的背后,是市场倒逼的结果。数字显示,受大宗货物运量持续下降影响,今年1-5月,全国铁路货物发送总量累计完成142608万吨,同比减少9.8%。北京交通大学运输学院副院长张晓东:“2014年我们国家煤炭的产量是下降了2.4%,消费量下降了2.9%,这是自1997年国家统计局设立的这个煤炭产销监测指标以来首次下降。这个需求结构调整会转移到运输物流市场的货源结构调整。”面对结构调整带来的需求变化,中国铁路总公司提出,用三年时间打造世界一流的现代物流企业。从过去紧盯煤炭、钢铁等重点物资,到全面服务零散货物运输,从只做站到站的运输环节,到运输、仓储、装卸、加工、配送、信息等一条龙服务。在广西柳州,一家有着几十年历史的铁路货场,刚刚被改造成全国最大的铁路物流中心,为当地企业提供仓储定制服务,有效降低了企业的物流成本。中铁快运股份企业发展部部长 谢元勋:“对于客户来讲,就意味着他的整个站到站的短途运输的成本没有了,那么这一块应当说在10%左右。”统计显示,95306上线运行以来,已完成线上交易量3356万余吨,带动5月份全国铁路货运量环比上升2.73%。眼下,一张覆盖全国2400多个县市的铁路快运网已经成型,未来三年,全国3000多个传统铁路货场将改造成现代物流中心,总面积超过6000平方公里。

“请车皮、报计划、一趟下来十几个章,有时还得看脸色……”从计划经济走过来的人,对于铁路车皮的难“搞”都不陌生,甚至有人将它搬到过荧屏上调侃。

而从2013年开始,中国铁路全面推行货运组织改革,那些陈旧落后的政策被贴上了歷史的封条,看似抽象的名词却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对于百姓来说,我们更关心的是这项改革能给柴米油盐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车皮不用“请” 一个电话搞定

李建国曾是沈阳某大工厂的运输员,提起搞车皮,他现在联想到的还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申请车皮得提前一个月,跑几个部门盖十几个公章,最后给批几节还不一定。”李建国说,于是社会上都形象地称其为“请车皮”,而这背后反映出的却是计划经济体制下,铁路货运延续下来的死板僵硬的旧体制。

而与大工厂相比,个体户们想搞车皮更是难上加难。从上世纪80年代末,老陈就开始做粮食生意,铁路运输是不可回避的因素。“那时无论发多少货,都得按整车计算,发40吨大米,也得交60吨运费。”老陈说,因为生意小基本不被理会,铁路店大压客的感觉,让很多个体户改选公路运输。

但随着中国高铁的陆续开行,货物运输能力被逐渐释放。2013年6月,中国铁路全面推行货运组织改革,看似抽象的名词,却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沈阳铁路局将塬来多达19项的货运办理流程,精减为4项。尤其是做出重大决策取消“请车皮”,按吨受理客户需求。

如今,老陈隻要打一个电话,几分鐘内就可以搞定车皮,两叁个小时后,他的大米就能走在路上,而且想发几吨就发几吨。

在老陈看来,铁路的变化还不隻放下了“请”字。“以前铁路运输都是车站对车站。你得自己把这批货运到火车站,到站后你还得自己雇车把货运走。”老陈说,货运改革之后,铁路货运实行“门对门”的服务措施,简单理解,就像现在的“快递公司”,上门取货,送货上门。老陈说,放下身段的“铁老大”,像是服务经济的“店小二”。

威尼斯官方网站,曾经不做小生意如今干上“快递哥”

苏家屯城区东郊的一个旧仓库,曾是苏家屯站零担业务的中转库,小到一袋黏豆包,大到冰箱洗衣机,都从这裡发往各地,其处理量排在全国前列。

但从2006年起,这裡开始荒废。铁路内部人士透露,那年起中国铁路放弃了零担业务,将更多注意力移向大宗货物和整车运输。记者曾拿到一份文件显示:2006年后,沈阳铁路局零担办理站仅有22个,平均每个地级市不到1个,全局零担发运量日均不足5车。很多车站由于多年停办零担业务,设备设施陈旧落后,受理没窗口、上货没通道、存货没库房,制约了零散货物快运业务的发展。

“简单说,就是这样的小钱,铁老大不愿赚了。”这位内部人士感慨,也就是从那时起,地方物流业、快递业迅勐发展,抢佔了这部分市场。

随着铁路货运组织改革的深入,2014年9月,沈阳铁路局开办了东北货物快运列车业务,零担业务再次被捡了起来。前天上午,从哈尔滨开往大连的
X2432次东北货物快运列车,停靠在苏家屯零散快运货物中心的站台旁,在这裡列车两个小时的装载时间,而站台上堆放着白酒、饮料、家具等零散货物。因为价格低廉,吸引了很多个人用户,据说曾有人在大连用这趟列车向哈尔滨的朋友快递海鲜。相比公路运输,不但价格便宜,到达时间也有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