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低头玩手机的女孩

(慵石客小说,一个小说一个道理:做人要有良心、知感恩,做事要实事求是!)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1
平房扒拆,搬家收拾东西时,我发现了一张老照片,是我家的全家福,那时候爷爷奶奶还健在,我仔细瞧了一眼,顿时觉得不对劲,照片上我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梳着两个小辫子,板着一张脸,看年纪和我相仿,可我怎么不认识?
  我拿着照片问妈妈。妈妈皱着眉看了一眼说:“哪有什么女孩,你眼花了吧!说着把照片又塞还给了我,我拿回照片看了一眼,大吃一惊,照片上根本没有小女孩,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没有,难道我真的眼花了?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嚷嚷着让爸爸带我去看眼睛。
  爸爸惊讶地问我:“眼睛怎么了?”
  我举着老照片给他看:“爸爸,我的眼睛坏了,愣是瞧见照片上我身边站着个女孩,多吓人。”
  父亲接过照片,没说话,可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连晚饭都没吃,弄得妈妈埋怨我,不该把老照片翻出来,让父亲想起了爷爷奶奶,心里难受。
  我也很自责,默默吃了饭就回屋了,这是在老房子睡的最后一晚,我失眠了,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我才有了一点睡意。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院子里传出一阵小女孩地嬉笑声。那声音冲破窗户直刺我的耳鼓,我腾一下坐了起来,三更半夜我家的院子里怎么会有小女孩的笑声?这太奇怪,我下了地穿上鞋,趴在窗台往外看。
  “嘻嘻……哈哈……”那笑声持续不断,其间还夹杂着孩子奔跑的声音,声音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刺耳。而我站在窗口清楚地看见惨白的月光洒在空空荡荡的院落里,树木花草一览无余,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我忍不住打开了窗户,顿觉寒风刺骨,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作呕。
  猛然,我后退一步,笑声戛然而止,此时没声比有声更可怕,我用力关上窗户,躺回床上。笑声又起,这一次不是从外面传来,而且在我的卧室里,我定睛一看,黑暗的角落里好像有东西在晃动。那东西像是蹲在地上的一个人,正慢慢站起来。我吓得尖叫,眨眼间那东西又消失了,我揉了揉眼睛,伸长脖子可以确定墙角什么也没有。
  早上我和妈妈说了昨晚的怪事,妈妈说我一定是舍不得离开这里,所以做恶梦了,她们晚上就睡得很好,什么怪声都没听见。
  我忍不住噘嘴,在父母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跑到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小广场,那里有一架秋千,它曾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如今要走我想和它告个别。走近时,我看见一个小丫头站在秋千旁,我笑着摸着她的头说:“怎么不坐呀?不敢吗?”
  小丫头摇摇头说:“有个小姐姐在玩,我等她玩完的。”我看了一眼秋千,突然一阵“嘻嘻……哈哈……”的嬉笑声响起,青天白日下这种笑声格外瘆人。我顿觉头皮发炸,汗毛也竖了起来。难道见鬼了不成?我越想越怕,浑身抖个不停。手不自觉抓住了身边小女孩的手,她的手冰冰凉凉,我吃惊地问:“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小女孩抬起头冲着我微微一笑,我一惊,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了全家福的照片,站在我身边的女孩,不正是面前这位。
  “姐姐,你能陪我玩吗?”小女孩仰起头问我。
  吓得我一哆嗦:“不不不……我要回家了。”说完我连连后退。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姐姐,就玩一次行吗?我很寂寞,地下太冷了,而且我的尸骨就快被挖出来,到时候我就无家可归了。”小女孩低下头,眼里噙满了泪花。
  看着小女孩伤心的表情,我有些不忍,可是我不敢,我是人,怎么能和鬼玩?所以我连拒绝都没顾得上,撒腿就跑,回家的时候,我看见父亲正在大树下挖着什么。我好奇地走过去问:“爸你干嘛呢?”
  “噢!这里有你爷爷埋的古物,现在我们要走了,得挖出来。”
  “哦!”我带着好奇拿来了铁锹和父亲一起挖,挖着挖着我挖到了一个硬物,正兴奋地同手去挖时,母亲从外面回来,见我们在大树下挖东西,她大叫着冲过来阻止:“你们干什么?”
  “挖爷爷留下的古物。”我兴奋地回答。
  “啥古物呀?”母亲不悦地推开了我们,不让我们继续挖下去,父亲气坏了,他说:“你拦着我们干啥,昨晚我梦见爹了,他说把古物埋在了这棵树下。”
  我听了简直被气昏了,什么呀?不是爷爷的留言,是父亲做的梦呀!我失去了兴趣,正想走开的时候,我看见大树下露出了一个白白的东西,我好奇地走过去,用手扒拉扒拉,竟然露出一只手骨,我吓得一个跟头跌坐在地上,母亲霎时间变脸了,仓惶地后退,浑身如筛子一般剧烈颤抖着。
  一副人的骨架很快被父亲挖了出来,他指着这堆骨头问母亲:“这就是那个孩子吧?你说她丢了,原来……原来……”
  母亲突然不颤抖了,脸上的恐惧被愤恨代替:“是的!是我杀了这个孩子,那又怎么样?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难道我还不能恨吗?”母亲撕心裂肺的嘶吼声,惊呆了我。
  父亲冷冷地看了母亲一眼,手颤抖地伸进兜里,半晌才掏出了手机,按了几次才拨通110,电话接通了,他竟说不出话来,那边一直催促,他才报了警。母亲被警察抓住后,我看见了那个女孩,她站在大树下,看着母亲的背影出神,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充满了愤恨,我浑身一颤,童年丢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了脑海,父亲把一个和我一边大的女孩领到我面前,父亲让我叫她妹妹,我不叫还狠狠地踹了女孩一脚,爸爸回手给我一个耳光,这是我第一次挨打,我恨死了那个女孩。
  晚上爸爸不在家,我看见母亲给女孩盛饭,我突然灵机一动,跑过去抢过了碗。殷勤地说:“妈!我去给她盛饭。”说着抱着饭碗跑到了厨房,在厨房的角落里,我找到了一瓶母亲三令五申不许我碰的毒鼠强,倒了一点在饭碗里,然后端给了女孩,女孩吃了那碗饭,七窍流血而亡,我当时被吓坏了,惊叫了一声昏了过去……
  想到了这一幕,我全明白了,妈妈没有杀那个女孩,是我……是我毒死了她,我痛哭着跑出去追警车,可是警车已经远远地开走了,但是女孩就在我身后……

图文无关

梁昕每次去路边摊上吃饭,总能看见街头角落里一个卖云吞的摊铺里的桌子旁边有一个小女孩低着头玩手机。

嘻嘻嘻,梁昕也总能听见女孩那极具穿透力的笑声,是那么地开心、那么地有感染力。

梁昕决定接触一下这个小女孩,他装作不经意地走到小女孩旁边,轻轻地蹲在旁边,试图用平生最温柔的语调对女孩说:“小妹妹,玩什么呢?”

小女孩边低头玩着手机,边嘻嘻地笑着,并没有理会梁昕。梁昕伸出手拍了拍小女孩的左肩,又叫道:“小妹妹!”

小女孩身体一顿,所有动作连同嘻嘻的笑声突然都停止了,她缓慢地抬起头。梁昕立即露出笑容想以此迎接女孩的对视,可是下一刻梁昕的脸却扭曲了起来、露出了极大的恐惧。他的瞳孔慢慢地变大,眼睛里赫然是一张没有嘴巴的脸,没有瞳仁的眼邪异而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一)

“舅舅,舅舅,快起来啊!”

梁昕猛然惊醒,却发现自己坐着椅子趴靠在医院里的病床上,病床上的小女孩正瞪着大眼睛瞅着自己,那眼睛明亮有神,充满着快乐与儿童特有的好奇。

女孩叫林笑笑,是梁昕姐姐家的女儿,自从姐姐、姐夫出车祸去世后一直是梁昕在带。半年前,笑笑被查出来患了白血病,梁昕一边将自己住的房子挂在中介公司出售、一边联系媒体发布求助信息。由于梁昕本身是编辑,写的求助信感人至深,社会上爱心人士纷纷出手相助,捐款蜂拥而来,很快捐款数到了使梁昕惊吓的程度。

梁昕悄悄将挂售的房子从中介公司取消,整天拿着存折不知该如何是好。慢慢地,梁昕想法转变了,他用一小部分钱支付完了林笑笑的医药费,并预留下一部分。将剩下的钱在另一座城市里买了两套房子。

两年间,梁昕用自己的智慧与能力加上自己手中的资本将名下的广告运营公司开得风生水起,因此他也受到自己所在小城所有人的尊敬。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公司的过度夸大的营销策略受到受众的反感,广告主纷纷撤销了投放的广告,公司出现了资金短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