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同悲寄哀思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本报记者 姜云飞 丁雷 张轶 4月24日,风雨相携,天地同悲。
上午8时30分,钱令希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在大连殡仪馆举行。
风,表达着人们对先生离去的无尽悲痛;雨,诉说着人们对先生离去的依依不舍。在仪式开始前一个小时,殡仪馆内已人流涌动;而前往殡仪馆的路上,还是异常拥塞。车流、人流,排成长龙。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队伍里,有一生追随先生的爱徒,有与先生神交多年的学界同仁,有先生的工人朋友、农民朋友,更有与先生并不相识却敬仰先生之风、自发赶来送别的社会各界人士……人们冒雨而至,为的是最后一次瞻仰先生遗容,送先生一程。
仪式庄重而朴素,在重温先生生平后,人们集体三鞠躬。但几乎所有的人,在瞻仰遗容时,都自发地再次鞠躬。缓缓前行的送别队伍里,有苍苍白发的老者,也有缕缕乌丝的青年才俊。“求索一生,翩翩少年追随科学直至白发如雪;荣辱不惊,真理涤荡心灵人生气定神闲。于力学世界点化神奇,一路拔起工程伟岸;于三尺讲台传道授业,一生托举群英璀璨。”是先生93载人生的真实写照。
菊花丛中,党旗覆盖,先生宛如安睡。往事一幕幕,追忆使人悲。“小时候,记忆里的爸爸总是出差。但每次回来,他都要给我们带糖果,慈爱地看着我们兴奋的样子。”先生的女儿钱塘说。1999年,旅居美国的钱塘请父亲赴美休养。结果时年83岁高龄的父亲把旅游变成了考察。他去美国的垃圾处理厂学习环保技术,他去养老院寻找应对老龄化的办法。“那时他还带研究生,他们竟然通过传真交流问题,我成了爸爸的教学秘书。”钱塘说。“先生把一生都献给了科学。”追随钱令希院士近半个世纪的大连理工大学教授王希诚说,“这几年先生的健康状况不好,可他重病在床还念念不忘‘变分原理’。他给我们讲他最新的思考,嘱托我们开讨论会一起研究……没想到,会还没有开,先生却……”老教授话没说完,已哽咽不已。
遗像中的先生,微微侧着脸,神态安详,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每个人。47年前,在火车站,正是同样的目光带给了初到大连的钟万勰一生铭记的温暖。“他是在我人生最狼狈的时候,把我请来,给我机会。”如今也已年逾古稀的钟万勰院士早早就来到了遗体告别现场,仪式进行中,老人一直低垂着头。4月20日,恩师逝世时,钟万勰正在外地参加学术会议。噩耗传来,老人无比感伤,匆忙赶回大连,家也没回,直奔灵堂。“人生事业奉献求乐、处世交往助人为乐、物质需求知足常乐、闲暇消遣自得其乐。”这是1993年钱令希院士手书赠予钟万勰的人生格言。钟万勰把它装裱起来悬于书房最醒目处。“这是先生与我分享的人生感悟,更是对我的要求和希望。”那一年,钟万勰当选中科院院士,抚今追昔,亦师亦友的半世情缘,眼下已是天人两隔,钟万勰怎不心如刀割。从胡海昌院士、潘家铮院士到钟万勰院士、程耿东院士,哪一个不曾得到先生庇佑终成一代宗师,遍布天下的先生子弟又有几人不曾是身受先生之风而立科技报国之志。已故学者顾元宪是先生晚年弟子,如今先生亦驾鹤西去,顾妻携女长跪先生遗体前,嚎啕大哭,闻之侧目……
众多先生生前好友、两院院士不顾年迈体弱,从千里之外赶来,冒雨送老友最后一程。年近八旬的建筑大师齐康院士胸戴白花,身体仿佛承受不住内心巨大的悲伤而不时颤抖……4月20日12时,当老友逝世消息传来,原本要住院治疗的齐康当即抱病从南京赶来大连。1985年,齐康与先生偶遇北京,遂结下深厚情谊。之后,齐老欣然受邀任教大工,两先生惺惺相惜,相交甚笃。“他是一个很好的学者,也是一位伯乐院士,令人崇敬。”短短一句话,齐老已是泪眼婆娑。
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的屏幕上,播放着先生生前纪录片。低婉的哀乐声中,先生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身在象牙塔尖、学术巅峰的先生却有很多工人朋友、农民朋友。“一别家乡数十年,他却不忘家乡教育。家乡的小学校还有钱老的塑像。”来自先生老家的乡亲说。“他记得很多工人的名字,还向他们学习。”曾与钱令希共事的北良集团总工程师浦历生说。“当年钱老帮我们盖学校、建拱桥、修水库,村里谁家有难都去请教他。”原庙岭生产大队队长金孝发说。从支援抗战的西南通道到“天堑变通途”的长江大桥,从我国第一个现代化原油输出港的设计到破解第一代中国核潜艇关键技术,先生伟绩长存;与建筑工人同甘苦,与普通农民共患难,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从钱令希院士逝世到昨日,在大连理工大学、在大连、在中国科技界和教育界,种种自发悼念活动已经展开。烛光下的涟涟泪水,为先生而流;追忆里的声声哽咽,为先生而恸。天地垂泪,草木含悲,唯先生身后桃李满天下的英才和蓬勃发展的事业,当可告慰先生在天之灵。先生,走好!先生,安心!

4月24日上午,飘洒的雨滴一如人们的心情。7时30分,离钱令希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人们便陆续从四面八方冒雨赶到大连殡仪馆,只为最后一次瞻仰先生遗容,送先生一程。
送别的队伍中,有大连理工大学的师生、有先生生前的弟子爱徒,有学界同仁,有先生生前帮助过的人,还有素昧平生却敬仰先生之风自发赶来送行的社会各界人士,足有千余人。
告别大厅两旁的大屏幕播放着先生生前的纪录片,先生的生平一幕一幕地翻过,“求索一生,翩翩少年追随科学直至白发如雪;荣辱不惊,真理涤荡心灵人生气定神闲。于力学世界点化神奇,一路拔起工程伟岸;于三尺讲台传道授业,一生托举群英璀璨”,是先生九十三载人生的真实写照。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互扶持,看着屏幕上先生生前的纪录片,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往事在照片中重新泛起,让曾和钱老一起共事的她们再度垂泪。
告别大厅里挤满了男女老少,许多人已经不顾落在身上的雨水等在了大厅的门外。人们胸前佩着白花,眼中噙着泪水,默默排队,深深鞠躬,依次向先生做最后的告别。
鲜红党旗下,黄白菊花从中,先生仿佛只是安详平和地睡着了。几乎所有的人,在瞻仰遗容的时候都自发的再鞠躬、三鞠躬,人们久久凝望不忍离去。
缓缓前行的队伍中,先生的爱徒钟万勰业已年逾古稀之年,遗像中先生安详、温和的目光让他再次忆起了他初到大连时前来接站的先生,正是这样的微笑给了他铭记一生的温暖。抚今追昔,亦师亦友的半世情缘,眼下已是天人两隔,钟万勰怎不心如刀割。从胡海昌院士、潘家铮院士到钟万勰院士、程耿东院士,哪一个不曾得到先生庇佑终成一代宗师,遍布天下的先生子弟又有几人不曾是身受先生之风而立科技报国之志。已故学者顾元宪是先生晚年弟子,如今先生亦驾鹤西去,顾妻携女长跪先生遗体前,嚎啕大哭,闻之侧目……
众多先生生前好友、两院院士不顾年迈体弱,从千里之外赶来,冒雨送老友最后一程。年近八旬的建筑大师齐康院士胸戴白花,身体仿佛承受不住内心巨大的悲伤而不时颤抖……4月20日12时,当老友逝世消息传来,原本要住院治疗的齐康当即抱病从南京赶来大连。1985年,齐康与先生偶遇北京,遂结下深厚情谊。之后,齐老欣然受邀任教大工,两先生惺惺相惜,相交甚笃。“他是一个很好的学者,也是一位伯乐院士,令人崇敬。”短短一句话,齐老已是泪眼婆娑。
一位头发已经苍白、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神色黯然,只任泪水肆意流淌,他从进入大厅起就一直在强忍哭出声音,直至拜祭时再也控制不住,泪如雨注,但凡见者足以心碎。他是钱先生儿子的中学同学,因为上学时家庭困难和生病经常受到先生资助。像这样受过先生资助过的何止他一人,先生生前的秘书武金瑛回忆说:“钱老给人提供的帮助,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风格,不让人感到压力。”,先生经常教育子女:“你帮助过的人,不要记在心上,要把他忘记;帮助过你的人,你要牢牢记住,一辈子都不要忘记”,这样的先生怎能不让人感动!
先生西去时,阴雨绵绵;送别先生时,又在雨天。一位参加追悼会的人士说,失去先生,天地共泣,“同时这也是先生人格的写照: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钱老是力学界的泰斗,为大连理工大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钱老是大连理工大学的领袖人物。”土木水利学院06级的李婷和于金源同学,机械工程学院08级的王珺岩同学、电气工程系08级付洲成同学,还有许多这样虽然没有和钱先生接触过,但却受先生大师风范和教书育人理念深深感动的学子冒着风雨,自发地来到灵堂悼念先生,与先生作别,并用誓言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钱老,请您放心!我们会在您的指引下,不断奋斗,永不松懈!”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钱令希院士逝世后,我校和各界种种自发悼念活动已经展开。点点烛光寄哀思,黑白纪念网页上传递着缅怀和纪念,短短3天已有百人到先生生前居所拜祭,
1800多人在专题网站留言。
“先生,走好”,“先生,放心”,是所有人共同的心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